【中國青年報】南京大屠殺應該寫進全人類的記憶
發布時間: 2017-12-15 浏覽次數: 378 文章來源: 中國青年報

    22歲的南京大學韓國留學生學生會主席姜哈娜已在南京留學5年了。剛到南京那年,她還是一名中學生,有一天做課間操時聽到警鍾長鳴,同學們走出教室聚在一起默哀,她不明白這是在幹什麽。

    自此之後她知道,那是12月13日,南京大屠殺死難者紀念日,後來中國爲此設立了國家公祭日。第二年清明節,姜哈娜第一次去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,此後每年都去,並經常向身邊的韓國同胞介紹這段曆史。

    “有人問我南京怎麽樣,我就會告訴他們關于南京大屠殺的曆史。”她說。

    參觀了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之後,德國留學生馬樂說,南京大屠殺不再只是書上那冰冷的“30萬”數字,而是一個個曾經鮮活的人,是“被日軍刺刀殺害的人們流出的鮮血,是在日本兵圍攻下無路可逃的中國婦女臉上無助恐懼的表情”。

    今年國家公祭日這天,在原金陵大學南京大屠殺叢葬地,南京大學師生在紀念碑前舉行悼念活動。80年前,金陵大學校園被設爲專門安置戰爭難民的國際安全區,但在大屠殺中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 意大利留學生彼特打算把公祭儀式上領的一套書仔細閱讀,包括《南京大屠殺全史》和《南京大屠殺口述史》。“在南京讀書,我是南京的一分子,有必要了解這個城市的過去”。

    前不久,一位英國作家的新書《雪中血:南京,1937》在南京首發。南京郵電大學邀請作家走進校園,向來自20多個國家的300余名師生講述創作曆程。19歲的津巴布韋留學生威爾森參加新書見面會後內心沉重,他認爲這是一個亟須“被世界知曉”的事件。

    加納留學生哈裏斯說,對于第二次世界大戰,絕大部分外國人只了解德國、美國等國家的曆史,很少有人了解南京大屠殺。“我認爲很有必要傳播它,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。”他說,“我也很願意成爲其中的一員。”

    到南京之前,俄羅斯留學生莎拉只知南京是個古老而又美麗的城市,沒有想到還有這樣一段悲傷的曆史。

    她已去過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3次,拍了很多照片。“每次去那裏都會情不自禁地流淚”。

    莎拉向身邊的朋友推薦了紀念館這個必去之地,因爲她覺得所有人都應該知道這段曆史。今年年初,她被選爲代表參與一個留學生文化交流活動,介紹中國文化時,她向人們提到了南京大屠殺,並建議他們去參觀紀念館。

    今年12月12日,法國畫家克裏斯蒂安·帕赫繪制的“慰安婦”題材油畫捐贈給了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。在陳列館整整一個月,他每天盯著牆上的慰安婦照片,看到她們痛苦的表情,心情十分沉重。“一到陳列館,就會有一種壓抑感,那是一個會讓人不自覺哭泣的地方”。

    與很多歐洲人一樣,帕赫此前對南京大屠殺一無所知。3年前,他路過南京,一位朋友告訴他,1937年,日軍曾在這裏制造大屠殺慘案,他十分震驚。後來,他又看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的新聞,便萌生了創作南京大屠殺專題油畫的念頭。

    如今,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已收藏了他多幅作品。爲了創作,他查閱了大量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史料。2015年1月,他創作半年的油畫《暴行》誕生。他說,這是他30年繪畫生涯中創作的最宏大也是最艱難的一幅作品。

    前不久,一個日本青年訪華團參觀了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。團員之一、東京學芸大學中國語講師佐佐木真理子參觀時忍不住掉下眼淚。

    她從小深愛中國古典文學,曾在廣州學習中文。看到紀念館裏的展品,尤其讀到“要記住曆史,不要記住仇恨”這句話時,她忍不住痛哭失聲。

    佐佐木真理子說,南京大屠殺過去了80年,在這裏親眼看到的仿佛是另外一個世界。她的家離原子彈投放的廣島很近。“從前老師告訴我們,日本是受害者。其實,日本更是加害者”。

    她說,回去後要在課堂上跟學生分享南京大屠殺真相。“他們以後也要到學校做老師,我要鼓勵他們來南京看看,將來也要把這段曆史講給自己的學生聽”。


仙林校區地址:南京市亞東新城區文苑路9號 郵編:210023 三牌樓校區地址:南京市新模範馬路66號 郵編:210003 鎖金村校區地址:南京市龍蟠路177號 郵編:210042

聯系電話:(86)-25-85866888 傳真:(86)-25-85866999 郵箱:njupt@njupt.edu.cn

蘇公網安備32011302320419號 |蘇ICP備11073489號-1

Copyright © Nanj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All Rights Reserved